日本新晋文科相出言不慎因“道德问题”遭围攻

2019-10-08 13:32:58 广州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郑州华山医院

  原标题:日本新晋文科相因“道德问题”遭围攻,教科书问题再引争议

  最近,日本新晋文部科学大臣因“道德问题”受到围攻。

  10月2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又双叒叕进行了内阁改组,自民党议员柴山昌彦成为安倍内阁第四次改组后的文部科学大臣。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这名新晋大臣出言不慎,因称赞二战前的《教育敕语》而引发轩然大波。日本在野党议员和教育界人士纷纷抨击这一言论是“回归战前”、“违反宪法”。

  《教育敕语》是日本明治天皇于1890年颁布的教育文件,旨在纠正当时日本教育偏重欧美器物的介绍而忽视道德教育。不少人批判其内容过度侧重国家主义。

  进入昭和时期后,日本政府将其神圣化,学校必须兴建被称之为“奉安殿”的专门建筑将其与天皇天后的照片一起“供奉”起来,并强制日本本土和朝鲜、台湾等海外殖民地的学生们背诵。

  面对汹涌而来的质疑,柴山昌彦在5日举行的记者发布会上说:

  “它或许有将日本人卷入过去战争的内容,但其强调日本纪律性、尊重他人的内容会赢得世界的尊敬,从这一方面来看,有可取之处。”

  他认为应该用通俗易懂的现代语言对《教育敕语》进行诠释,并将其使用在道德教育之中。同时,他还解释道,自己并没有打算将其上升到政府层面去探讨或在教育领域推广。

  然而,在野党并不买账。

  看似意外的平步青云

  现年53岁的柴山昌彦出生于爱知县名古屋市,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政二代。1990年,他从盛产政治家的东京大学毕业后,先后干过房地产、当过律师。

  虽然日本政治家长久以来呼吁别让国会变成家产,但依靠父辈打下的江山而“世袭”国会席位的议员不在少数。对比之下,柴山昌彦的平步青云就像一场意外。

  2004年,自民党的一名众议院议员因违反选举法落马,为了挽回声誉,自民党总部决定采用公开招募的方式填补落马议员的空缺。于是,还是律师的柴山昌彦脱颖而出,从此开启了政治生涯。

  与从基层一路摸爬滚打进国会的自民党党员不同,柴山昌彦从政的第一天就成了众议院议员,并连续6次当选。

  随后,又经福田康夫和麻生太郎两任前首相的“提携”,得以担任外务大臣政务官,地位仅次于外务省副大臣(相当于外交部副部长),算是奋斗到了内阁的大门口。

  2012年,他在自民党总裁选中加入到安倍的战队,支持安倍成为自民党领袖。在追随安倍6年后,柴山昌彦终于进入了安倍内阁,却在就任的第一天因为教育主张成为众矢之的。

  教科书问题

  今年9月,也就是在柴山昌彦就任的上个月,日本三个城市所采用的道德教科书也引发巨大争议。

  日本石川县的小松市、加贺市和栃木县的大田市将日本教科书公司出版的道德教科书选为中学教材,遭到当地市民反对。

  批评者称,教科书内容奇特,比如收录安倍晋三首相的演说,在国际化的时代过度赞美日本,以及回避战时日军行径,与真正的道德相去甚远。

  一时间,道德教育的问题在日本引发热议。

  在日本,二宫金次郎的故事家喻户晓,该故事作为“修身”的范例频频出现在二战前日本政府指定的教科书当中。如今,它在最新一批的道德教科书中也多次登场。

  二宫金次郎是日本的学习之神,其原型是在江户时代出生于日本贫困农家的二宫尊德,成年后通过努力成为小田原蕃的幕僚。

  史学研究者将教科书的内容对照史实逐条批判,称关于这位次郎的史料几乎都是其成人之后的,那些“从小爱读书”、“靠种菜的收入读书”等内容都是胡编乱造。

  为何不符事实的内容通过了教科书评定?文部科学省给出的回答是:

  “重点是既定的教育方针有没有被好好对待。我们根据事实的正确性是否对道德学习产生西安治疗癫痫病最新药品障碍而判断其是否通过。”

  换句话说,只要价值观正确,胡编乱造也没关系。日本《朝日新闻》称,这与培养多角度思考能力的教育方针相违背,将价值观强加给学生。

  在日本,各地的教科书各不相同,因而部分失实的教科书不能代表全部,但每年的教科书评定都会引发各种争议。

  其中,最具争议的就是历史教科书“篡改”问题。

  长期以来,日本国内就如何叙述历史问题而存在分歧。在教育行政领域,文部省、教育委员会和进步报刊黄冈治癫痫病哪里好、日本教职员之间存在对立,这种对立与政治领域左右派间的对立相结合而发展成为政治问题。

  一开始,日本文部省只是将其看作国内政治问题,直到20世纪80年代,由于部分教科书对二战史实的叙述失实而引来亚洲各国的抗议,教科书问题也逐渐升级为外交问题,拉开了日本与亚洲各国间将历史问题上升到外交层面的序幕。

  1982年9月,时任文部科学大臣小川平二就历史教科书审定标准咨询教科用图书审议会议,审议会议的最终结论新乡哪里能治疗癫痫是:“在审定标准中有必要增加国际理解和国际合作相关事项”。

  此后,日本的教科书审定标准中增加了一项所谓“近邻各国条款”,补充了外交上的应对措施,但没有对修订教科书作出直接指示。

  此后,每次陕西权威的癫痫医院教科书问题引发国际争议,除了外务省,文部科学省也一起被推到风口浪尖。不知道这位有着外务省任职经验的新晋文部科学大臣今后会如何应对此类问题。

  文/方辰